专家分享/李莹老师著《新时代国内翻译技术教材研究》—以《翻译技术简明教程》为例》

Issuing time:2020-06-02 10:48




图书照片.jpg

一、翻译技术教材出版现状

目前国内自主编写的翻译技术教材主要有23本,如表所示。该表显示:
1
翻译技术教材编写始于2010年,逐渐升温,特别是近三年出版了13本。这反映了翻译技术的教学需求旺盛,其根源在于社会需求,即翻译技术已经成为语言服务企业的赢利点,迫切要求语言服务人才具备翻译技术能力。
2教材名称多冠以“计算机辅助翻译”或“翻译技术”。这反映出作者认为这两个术语更能明确标识教材内容。
3)作者群体逐渐壮大。这反映了更多教师已经预见到技术驱动型社会的到来,提前转型。

20200602

二、翻译技术教材问题剖析

关于国内翻译技术教材相关研究日益深入樊军(2015)、吕奇和王树槐(2017)从宏观视角研究国内CAT教材的编写现状、编写特点和主要问题:王少爽和冯晓辉(2013)、王华树和王勤晓(2015)、王少爽(2016)、王少爽和覃江华(2018)从微观层面评析了特定教材。笔者通过归纳以往的研究成果,并结合了解到的相关情况,此处主要从编写理念、编写体例、内容安排、编者等方面探讨翻译技术教材存在的问题。
(一) 编写理念

1. 政策和市场关注度不够

人工智能时代,技术正在全球范围内深刻地改变着人类的社会生活。伴随着《新一代人工智能发展规划》、《中国教育现代化2035等一系列政策文件的相继发布,技术成为激发社会活力的重要因素,信息素养成为人的基本素养。翻译技术是关于语言处理的信息技术,不仅有利于提高翻译专业学生的信息素养,而且可以用于提高优势学科国际化人才的信息素养。

当今时代,中国深入参与国际事务,占大学生绝大多数的优势学科学生被有意无意地排斥在翻译教学之外是既不合理也无必要的做法(王金波、王燕,2006)。罗选民(2002)指出,中国80%以上的西方经典著作(不包括文学著作)是由本领域的学者翻译的,可以肯定,将来许多科技翻译人员将来自大学(英语)翻译教学。扈明丽(2002)通过调研得出结论,绝大多数学生认为翻译是重要的。既然翻译教育对于非翻译专业的国际化人才培养如此重要,那么,作为翻译教育重要组成部分的翻译技术教学理应纳入大学英语课程体系,翻译技术教材也不能忽视优势学科学生的翻译技术学习需求。然而,目前大多数翻译技术教材是的目标读者是翻译专业的学生,对于非翻译专业学生的适用性有待研究。

2. 知识建构中师生互动不足

师生双方在互动中完成知识的建构和能力的培养。某些教材侧重单向的知识传授,没有考虑教学设计的要素和课堂实施的环节,缺乏问题情境,不能引导师生有效互动。
(二) 内容安排

1. 模块组合不当

某些教材缺乏翻译技术的体系化呈现。(1)分类交叉重复。例如,我们知道MultiTerm是一款术语管理软件,某教材第四章为术语与术语库,第七章为MultiTerm入门,这两章内容都是关于术语的,却分开为两个模块。(2)部分模块缺失。例如,某教材并没有容纳机器翻译模块。(3)模块僵化重复。例如,某教材连续六章的内容分别是SDL Trados Studio 2014Déjà Vu X2memoQ 2013、传神iCAT、雪人CAT、雅信机辅笔译教学系统。

2. 译例不够真实

某些教材的案例没有使用语言服务产业的真实语料,呈现的问题意识不强,不利于学生理解语言服务实践中的语言问题是如何通过技术手段解决的。翻译技术是用来解决翻译实践中遇到的实际问题的,案例失真,就无法呈现技术的真实应用场景,容易导致学生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

3. 工具评价主观

对于工具主流与否的评价过于主观。被某些教材列入主流CAT软件、主流机器翻译系统的软件只是简单罗列,并没有参照相对客观的标准,随意性较大,难以保证教材的科学性。尤其是某些软件的市场占有率非常有限,却占据了大量篇幅,可能会误导学生。

4. 软件过于陈旧

虽然技术更新换代较快,教材的出版周期相对较长,不可避免地会导致教材所呈现的软件存在一定的滞后性,然而,软件版本过于陈旧就会导致学生不能够了解技术发展现状。例如,2018年出版的某本教材第五章是Trados2007版本介绍和使用;第六章是Trados2011文件处理和翻译本地化。而此时,Trados2017版早已发行。

5. 语种适用有限

在演示软件时,大多教材使用的语言方向是中英互译,没有考虑到更多语种甚至小语种的翻译技术应用需求。据《2019中国语言服务行业发展报告暨一带一路语言服务调查报告》的数据显示,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语言类型超过111种。提供多语种沟通的技术解决方案是翻译技术教材应该覆盖的内容。
(三) 编写体例

某些参考文献存在书名或者作者名字错误、格式编排失当等问题。例如,某教材的参考文献缺少文献类型信息。文献不规范无法反映编者具有严谨的学术态度。出版形式单一。主要是纸质教材,纸质版本的信息非常有限,技术更新换代快,发展迅速,融合线上资源可以让教材内容的容纳性更好。部分教材提出过配套网络课程资源,遗憾的是并没有落实。
(四) 编者问题

某些编者忽视了教材语言应该内容正确、简洁凝练、逻辑关系清晰。例如,某编者将国内机器翻译软件产品分为:全文翻译(专业翻译)、在线翻译、汉化软件和电子词典。这种分类方法存在的问题在于内容交叉、表达主观。又例如,某编者对于机器翻译发展历程的描写缺乏条理性,无法呈现机器翻译的大致发展脉络。编者是教材的创作者,应该认识到教材的重要作用,以非常严谨的态度对待教材编写。

三、翻译技术教材编写建议
(一)革新编写理念

1. 紧扣国家政策和市场需求

2010年以来,国务院与教育部紧锣密鼓地在全国高校引导校企合作和产学研的教学改革特别是近两年更明确提出人工智能发展战略、教育信息化改革措施、国际化人才培养方略。国家政策体现了国家对于现实问题的解决方案,教材编写者响应国家政策有利于教材编写创新。编写翻译技术教材与市场需求保持一致,就是适应国家和企业外向型发展的需要,培养语言+专业+技术的国际化人才。

将翻译技术课程融入大学英语课程体系,有利于当前大学英语翻译教学与行业发展紧密对接,丰富和完善现有教学体系,同时提升优势学科大学生的信息素养,激发其自主学习的兴趣,提升其自主解决问题的能力,为国家“一带一路”语言服务战略培养具备综合能力的人才。

2. 秉承理实一体化教学模式

真正的教学过程是由师生在良性互动中完成学习任务,是人在充满人性光芒的环境中完善自我的知识体系。理实一体化的理念将理论和实践融合在一起,让师生边教、边学、边做,有助于学生形成技术思维。教材应该便于教师教、学生学,重视教师的指导作用和学生的主体作用的有机结合,考虑教学设计的要素和课堂实施环节,增强课堂体验。
(二) 优化教材内容

优化模块组合,教材的总体结构应该呈现翻译技术的知识体系,内部模块设计应该有机衔接、核心内容选择需要遵循翻译实践的技术能力要求、练习或任务等学习活动设置应该能够切实提升学生的信息素养;选取真实译例,以问题为导向,帮助学生了解翻译技术在语言服务实践中的具体应用情况;依据相对客观的标准(比如中国翻译协会、美国语言服务研究机构Common Sense Advisory等的官方统计数据)客观地评定工具;教材编写时,使用软件的最新版本,即便投入使用后,也要根据技术发展情况,及时修订教材内容;适度覆盖更多语种。
(三) 规范编写体例

重视参考文献格式。参考文献是教材的必要组成部分,体现科学的继承性和对知识产权的尊重,便于编辑评价教材水平、读者共享信息资源。国内出版教材的参考文献格式主要遵循GB / T 7714—2015《信息与文献参考文献著录规则》的要求。

出版载体立体化。突破单一纸质形式,线下线上相结合,通过在线网络教学资源平台等方式提供课件、实操视频和素材(项目文件包、翻译技术库、术语库等),全方位立体化地配合教学实施过程。同时,根据技术更新和社会需求不断地完善教材内容,以满足学生未来就业的需求。
(四) 提升编者水平

教材质量的好坏关键在于编者要编出好的翻译技术教材,编者不仅要懂语言和技术,也要具备相当的学术水准,更要具有丰富的翻译实践经验。编者团队要有合理的校企人员构成比例,确保教材内容既具有系统性、权威性和科学性,又具有灵活性和真实性。

四、
个案分析——以《翻译技术简明教程》为例

随着改革开放进程不断深入,国际化人才对于中国参与全球事务至关重要。国际化人才的培养离不开外语教育教学,离不开考试这个重要手段的推动。《中国英语能力等级量表》(China's Standards of English Language Ability)(2018)是加强外语能力测评体系建设的标志成果,与外语教育教学构成一个完整的体系,成为我国国际化人才培养强有力工具。(姜钢,2018在该等级量表能力描述框架中翻译能力描述框架包括口译能力和笔译能力当今时代背景下的口译和笔译实践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翻译产业朝着技术化转向,翻译技术能力成为译者的基本能力这种应用翻译技术的能力可以称之为译者的信息素养(王华树,2016)。

提升信息素养已经成为教育部印发的《教育信息化2.0行动计划》的基本目标之一。如何在新时代提高大学生的信息素养已经成为国际化人才培养的重要研究课题。世界翻译教育联盟作为编写教材的牵头单位,在广东外语外贸大学、广东财经大学、南方医科大学等多所大学开展实地调研,结果发现面向优势学科国际化人才培养的翻译技术教材严重匮乏。编写一本这样的高质量教材是具有前瞻性和开创性的举动。
(一) 编写理念

《翻译技术简明教程》的总目标是提升信息化时代大学生的信息素养,提高利用翻译技术手段获取和处理语言信息的能力。它秉承“语言+技术+专业”创新理念,对接语言服务行业的实践,以真实案例展现翻译流程的技术解决方案助力学生跨越语言关,提高专业领域的国际学术交流能力。

重视交际教学法、任务教学法等多种不同教学方法的实施。首先,教材内容有助于师生良性互动,有利于发展一种探究式的教法和学法,师生共同努力解决技术问题,从而激活学生内在的知识系统,给学生提供探究翻译技术、语言问题和专业知识的机会,引导学生通过自主学习来提高技术水平、语言水平和专业水平。其次,教材通过任务的设计和开展来完成教学活动,将学习内容分解成一系列衔接的任务,并且提供充分的素材支撑来协助学生完成任务。
(二) 编写内容

教材不但涉及Trados等主流CAT工具和机器翻译及译后编辑工具的使用,而且涵盖信息素养、搜商、文本处理、术语和语料处理、质量检查等工具,更有辅助写作、辅助听写、技术文档写作、视频翻译等多种工具。在编写时,采用的版本基本上都是最新的,美中不足在于,技术更新换代太快,等到出版时某些版本又有更新,甚至有个别工具不再提供服务。

正文根据不同功能形成前后衔接的内容,方便进行教学设计和教学实施。第一,将重要的概念、原理安排在基础知识环节;第二,用真实案例引入需要解决的问题;第三,提出恰当的技术解决方案;第四,提供对于解决问题有帮助的相关技巧;第五,解决了案例提出的问题后,设置一个相似的练习供学习者巩固所学知识。

多数案例来源于参编企业的真实项目(非涉密)。通过真实案例展示语言问题的技术解决方案。为了凸显与优势学科的结合,尤其是对新兴领域的关注,不同章节的案例分别选取自不同的专业领域,力图实现语言技术、语言学习和专业知识的有机结合。
(三) 编写体例

出版载体包括纸质教材和丰富的电子教学资源(PPT、实操视频和实操文档),非常便于教师授课以及学生自学使用。教师要有信心,即使面对同样的电子资源,只要加强学习,提升自己的学识水平,依然可以有效地指导学生。
(四) 编者团队

主编具有较深的翻译技术素养,并且全程参与到教材的整个编写过程中;编委会由北京大学、广东外语外贸大学等国内高校研究机构以及传神、SDL、科多思等多家语言服务行业领先企业的20位专家学者组建而成;团队还多次邀请澳门大学教授李德凤、澳门城市大学教授李树英、广东外语外贸大学教授赵军峰和陈金诗、华南理工大学教授韩金龙、广东工业大学教授陈晓茹等专家参与内部评审,听取了诸多宝贵意见在编者和指导专家的共同努力下,《翻译技术简明教程》历时两年,终于面世。

五、结语

新时期,随着我国的国际影响力进一步提升,各领域需要深度快捷地与世界交流,培养优势学科国际化人才的语言服务能力变得尤为紧迫,翻译技术教材的需求变得更为旺盛。检视现有教材存在的问题并提出改进方法,意在助力翻译技术教材的建设。未来,翻译技术教材的知识体系会更加合理,案例将更多来自语言服务实践,载体势必更为多样化,带来的教学体验也会更加舒适。

参考文献:

[1] 扈明丽. 翻译能力的培养与大学英语教学——从一次翻译比赛谈大学英语翻译教学的改进[J]. 中国翻译, 2002(6): 54-56.

[2] 樊军.国内计算机辅助翻译教材研究[J].翻译论坛,2015(2):35-39.

[3] 姜刚.专家解读《中国英语能力等级量表》[EB/OL].搜狐网. 2018-4-15. http://www.sohu.com/a/228329098_507442.

[4] 吕奇,王树槐.翻译职业化时代国内计算机辅助翻译教材编写现状思考[J].山东外语教学,2017(5):40-47.

[5] 罗选民. 中国的翻译教学:问题与前景[J]. 中国翻译, 2002(4): 56-58.

[6] 王华树. 翻译技术实践[M]. 北京: 外文出版社, 2016.

[7] 王华树,王勤晓.国内计算机辅助翻译教材研究[J].译苑新谭,2015(7):188-193.

[8] 王金波,王燕.大学英语教学背景下翻译教学的个案研究[J].西安外国语学院学报,2006(2):25-29.

[9] 王少爽.语言服务行业翻译技术的全景解读——《计算机辅助翻译实践》评介[J].中国翻译,2016(4):65-69.

[10] 王少爽,覃江华.大数据背景下译者技术能力体系建构——《翻译技术教程》评析[J].外语电化教学,2018(1):90-96.

[11] 王少爽,冯晓辉.面向译者信息素养的教程——《计算机辅助翻译》述评[J].英语教师,2013(11):67-70.